《七品知县进道观》正气耿耿 喜气盎然

   

   


      作为我国特有的影片品种,也是一直很受广大城乡观众喜爱的戏曲影片,在沉寂了多年之后,时下又呈蓬勃发展之势。因为无论题材还是形式,这类影片都传递着百姓感兴趣的故事人物,满足着群众喜闻乐见的审美期待,弘扬着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而最近上映的由河南省鹤壁市豫剧团参演,于长江导演的豫剧《七品知县进道观》,通过电影艺术家的精心打造和豫剧名丑金不换的倾心演绎,依托观众熟悉的豫剧清官唐知县的戏剧形象,聚焦为民反腐的热点主题,以生动曲折但又不乏现实感的故事,使人在生动鲜活的豫剧丑角艺术欣赏中,获得了艺术上耳目一新的艺术体验,极为发人深思的欣赏收获,堪称近年戏曲片中成功又很值得探讨的一部影片。


      戏曲影片《七品知县进道观》的成功基础恰恰在于,很好地依托了戏曲剧种中最具社会影响和表演特色的豫剧喜剧人物作为事件开掘的平台。七品芝麻官唐成经过百年的豫剧创造,其身上被赋予的不畏权势、惩恶扬善、以小博大、一往无前,正是广大群众希冀理想的正义者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七品知县进道观》讲述的唐成反腐,远比以往的传统戏更加凶险和复杂,他的对手——严嵩的私生子紫崧岩不但气焰嚣张,而且也更加狡猾诡诈。影片高明之处是既具有这类戏通俗、好看的传奇性特点,又根据如今观众欣赏趣味的变化,把唐成惩恶扬善的历程营造得更加复杂、曲折,同时也更具真实感与现实色彩,鲜活生动地塑造出一个大家虽不陌生但却新意盎然,虽终遂大义但却坎坷丛生,虽一往无前却颇具亲情羁绊的血肉丰满的新清官形象。特别是《七品知县进道观》的文本成就,还不仅在人物性格上的精雕细刻和喜剧性的信手拈来,更让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剧中对嘉靖皇帝的描写虽笔墨不多,但却是况味与戏剧性极强的生花妙笔。嘉靖偷赐唐成“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看着办吧!”的一道圣旨可谓妙不可言。唐成正是在这道圣旨的支撑下完成了对紫崧岩的惩处而让严嵩有威难施,徇私不能。应该说文学开掘上的巧妙升华,使传统性很强的题材与人物有了更耐人咀嚼的厚重感。




      戏曲片固然要以戏曲表演本体为传达手段和展示主体,但电影导演并非就此沦为创作的客体,削减或者放弃电影的创作力。戏曲电影的拍摄对导演来说,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七品知县进道观》中电影导演于长江与豫剧主演金不换的合作就体现出了创作关系上的同一目标,拍摄过程上的相互支撑,影片呈现上的相得益彰,也就决定了这部影片的完整性、和谐性、精彩性。金不换在影片中的表演,豫剧特色鲜明,喜剧风格自然,流派特点浓郁,同时更在人物的塑造和舞台表演的写意性与电影拍摄的感人度上有着很好的尝试。电影导演于长江熟悉、尊重戏曲,在影片中运用电影手段和戏曲表演水乳交融,使得这部影片电影与戏曲化和谐一体,节奏和情感重点突出。影片观赏性、感人性体现得极为浓郁,在表现方式与效果上也符合戏曲喜剧题材的夸张和变形特点。电影导演在影片节奏上和镜头感的设计上也赋予了《七品知县进道观》比舞台演出更生动的喜剧电影效果,做到了两种艺术形式相得益彰。


      戏曲和电影始终是分不开的。作为艺术题材,戏曲艺术博大精深,受众广泛;中国电影艺术最初选择了京剧作为表现题材,后代电影工作者也很难割断在创作过程中的戏曲因素与题材。特别在今天,中国电影事业呈现出良性发展的强劲势头的时候,如何更好地满足基层观众的审美口味并拓展中国电影的特有题材,打造民族艺术风格,戏曲影片的价值和发展空间都是不可小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