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乐、音乐剧追逐主流艺术市场


      进入9月份,也就到了文化演出的高峰期,国际艺术节开幕、各大剧院的新演出季也纷纷开幕。除了交响乐、名家的独奏音乐会,庞大的上海市场,还包括了音乐剧、民乐等形态迥异的艺术形式——在传统观念中,后两者似乎跟主流市场有点距离,然而,青年报记者在近日的采访中发现,一度并不被看好的这两个门类,已在悄然“旧貌换新颜”。


自家的“民乐” 民乐市场已形成了良性循环

      进入新演出季后,今年的上海音乐厅推出了创新项目“玲珑国乐”,旨在传承传统文化,推广民族音乐。自今年新乐季起,“玲珑国乐”每月一期,在音乐厅“音乐立方”小厅内,以一把二胡、一支竹笛、一张古筝等,或两三合奏,或精致独奏,展现小而美的雅致民乐空间。在诸多传统文化讲究保护的今天,民乐的现状到底如何?

      “民乐的演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上海音乐厅音乐总监安栋说。然而,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厂长王国振表示,“民乐的市场潜力非常大”,“虽然学习西洋乐的人,还是更多”。他告诉青年报记者,民乐器的销售跟演出市场密不可分,所以销售数据也能侧面体现出演出市场的状况,“去年,民乐的三大件古筝、二胡、琵琶,我们分别卖出去8万多件、5万多件、2万多件,这个数据,每年都是在以10%的速度递增。”

      演出市场的发展,也带动了学习民乐的人数增长。整体都在增长的原因,王国振说,“第一是国家现在很注重民乐的弘扬,也让关注民乐的人越来越多;第二是民乐老师队伍越来越大;第三是民乐演出,在保持传统的同时,也加入了很多创新和嫁接,比如流行乐的元素。这三者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

      确实,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的青年演奏家们,昨天也现场献演了两首民乐,而记者发现,使用的乐器中,就包括了世界音乐常用的打击乐器“卡轰”,“它不属于传统民乐乐器系列,但可以带来不同的、新的节奏感,这是传统民乐少有的,”安栋说,“另外,乐器中的"中阮",在作曲时,也把它当成了现代乐器中的"贝斯"。”

      自身的创新和融合,给民乐带来了新鲜感,而新鲜感,正是让民众保持关注的一大杀招。

引进的“音乐剧” 音乐剧正在上海立稳脚跟

      提起文化广场,它主打音乐剧的牌、定位区别于沪上其他剧院,已渐渐为人所熟知。但是,也有业内人士曾认为,主打一个并非文化演出市场主流的艺术门类,这条路会很难走。近日,借着自制音乐剧《极致百老汇》大火的势头,文化广场也对音乐剧这两年在中国尤其是在上海的发展,做了一次盘点。“最直接的例子是,2010年我们这部剧去英国招募演员时,很难招到人,但今年报名的就多达900人!”文化广场节目总监费元洪说。而著名声乐教育家、执教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系的王作欣教授则告诉记者,“现在声乐系的老师都羡慕我们,说歌剧的学生找工作很难,不像我们音乐剧的学生这么受欢迎。”

      记者从文化广场了解到一个具体的数据,开业4年来,剧院一共上演了剧目883场,观众过11167588人次,其中音乐剧和舞台剧就多达552场,占比63%;除了那些一票难求的像《剧院魅影》之类的引进大剧,剧院自制项目的典型《极致百老汇》,一共已经演了33场,吸引了46296人次的观众,平均上座率高达73%!

      “不仅仅是演员,我们刚做时,招演奏员,2010年-2011年时,甚至需要动用行政力量,需要跟一个固定的团队合作,今年就可以进行社会的公开招募——现在,社会演员多很多了,可以靠音乐剧谋生的人,多了,这也跟成熟的音乐剧市场接近。”费元洪说。主创团队负责人叶飞也表示,“音乐剧的生态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像我们刚做这个剧时,中方的主唱只有凌其尔一人,现在就可以有好几位。”

      凌其尔学的就是音乐剧专业,现在还去了音乐剧的“圣地”——伦敦西区继续读书。对两边情况都了解的她,告诉记者说:“我是2003年开始演音乐剧的,当时在国内很难找到一个谱子,我说自己演音乐剧,人家都不懂,以为是越剧、歌剧。但十年过去了,行业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学生找谱子非常容易,还有很多演出的机会,这个市场突然萌发了,观众的需求量正在变大。”她说,在成熟的伦敦西区,好的音乐剧演员,能一个角色连续演10年,一个主演接到一部大戏后,“几年内都能衣食无忧”,“等国内的驻场音乐剧多了,我们的情况可能会更好。”